欢迎来到创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!深圳公司注册,记账报税,商标注册等工商服务!
18207679362加急13923749614

深圳公司注册_深圳财务代理-创臣企业管理

专注深圳公司注册等一站式工商服务
省钱省心 专业高效 一对一服务 安全保密

老牌公司数字转型的奇幻漂流

时间:2018-03-28 11:08:01 浏览:94次

  杰夫在GE公司的工业物联网(IIOT)“登月工程”,在临近高潮时戛然而止。百年老店GE公司的数字化奇幻漂流,在七年烧完40亿美金之后,随着这位前CEO的离去和公司股价的下滑迎来新的挑战。

  杰夫·伊梅尔特

  在外界看来,GE的“衰退”正好和行业的复苏逆向而行。“现在的风向正好,只是他们的帆破了”。但更让人担心的是,他们可能并不想修好破帆,而是干脆把桅杆一起砍下来,做成逃生的小船。

  在蓝色系公司流年不利的流言笼罩下,GE的数字化部门(GEDigital)不仅放慢了脚步,甚至后退了一步。根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,这个部门旗下最重要的“产品”之一,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,已经暂时放弃成为工业物联网安卓系统的宏伟计划,而把触角缩回到GE未来利润所在的航空、医疗和能源系统等三个领域。


  万事俱备,甚至连东风都准备好了

  一直以来,GE是作为绿色经济和数字化转型的“标杆企业”存在的。GE公司的数字化转型,和B2C行业的巴宝莉并称为数字化转型的双子星。

  从工业物联网到平台经济,从数字主线(DigitalThread)到数字双模(DigitalTwin),GE数字化转型仿佛是一本教科书,大多数公司所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借鉴甚至标准答案。

  GE数字化转型也是一个路线图,标注了哪里是坑、哪里是陷阱。比如,强大如GE也不要轻易尝试建立自己的云服务。GE曾经重金打造工业物联网云平台“PredixCloud”,但在亚马逊和微软花费数十亿美金投入领域之后,GE选择了放弃,转而使用亚马逊和微软的云服务。

  即使以上这些你都不熟悉,作为一个营销行业的从业者,你也应该听说GE在内容营销和社交媒体上的各种传说。GE可能是极少数可以把风力发电做成大众游戏,把严肃科学做成病毒视频,把公司博客做成科普杂志的公司。


  这不仅需要能力,更需要情怀和想象力

  明确的战略、强力的CEO背书、强大的资源投入、以及从上到下、从内到外的动员和整合,从账面上看,GE具备数字化转型成功的一切要素。

  GE公司深刻地认识到在工业领域,工业物联网是必需品。它要比现在的互联网更安全可靠,亚马逊的图书推荐或者天猫的猜你喜欢,可以允许有误差和误判。但监测和管理飞机引擎和燃气轮机运行的工业互联网却不行。行业需要更可靠、更安全、更专业化、以及高度定制化的平台,这是GE公司下注Predix的底牌。

  GE也认识到B2B的数字化转型不仅是企业运营的“数字化”,更是商业模式的“转型”。杰夫·伊梅尔特认为,制造动力涡轮机、飞机引擎、机车以及医学成像设备的GE考虑把亚马逊和IBM当作自己的竞争对手。

  当杰夫·伊梅尔特从一代商业传奇杰克·韦尔奇手中接过GE公司的掌控权,这个100多年的老牌名企已经暴露了很多问题。其中,GE旗下的金融部门GE资本(GECapital)成了一个“定时炸弹”,并且在次贷危机时引爆。

  杰夫·伊梅尔特先是选择了绿色制造,然后选择了数字化,作为让GE摆脱困境、重回制造业巅峰的战略支点。

  2011年,在旧金山以东24英里、湾区对面的位于加利福利亚的圣拉蒙市,GE开设了一个软件中心。四年后,这个中心更名为GEDigital,一度在圣拉蒙拥有1500人名员工。这其中包括从EMC挖来的软件专家HarelKodesh以及来自苹果Siri团队的核心成员DarrenHaas。

  借助GEDigital,GE希望实现数字化转型,并在2020年将成为“排名前十的软件公司”。而这个计划的底气来自于:GE估计工业物联网的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达到2250亿美元。

  开放式的楼层、长凳式的座椅、白板、用于即兴会议的沙发、俯视着草坪的阳台,以及储备了小吃的厨房茶水间……从GEDigital的办公室看出去,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美好。

  万事俱备,甚至连风都准备好了。但后来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了。


  他们没有修好坏掉的帆,反而砍断了桅杆

  GEDigital的微光以及GE数字化转型的各种可能,都随着GE跌去一半的股价和前任CEO及大批高管的离去而黯淡下来。

  在资本市场威胁要把GE从道琼斯指数除名的同时,营销圈子也在唱衰GE的数字化转型。数字化转型和创新平台公司APPlico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AlexMoazed在inc.com网站撰文指出,虽然现在GEDigital依然存在,但它已经失败了。

  对于Alex这样的数字化转型“激进”派来说,大概任何的妥协和倒退都意味着“失败”。或者,他们也不看好一个财务出身的CEO,能让一个IT部门烙印出深刻的数字创新机构,在未来的惊涛骇浪中找到正确的航向。

  AlexMoazed认为GEDigital“失败”的背后,是“外界眼中的GE和真实的GE根本是两回事”。

  他认为,GEDigital的前身是GE软件部门(GESoftware)。这个部门的主要职责是为公司旗下的各个业务部门提供IT技术支持。此后,GEDigital部门成立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GE软件部门获得更大的自由和自主权。

  但是,与此同时,GE又给GEDigital设定了盈利指标。GEDigital的收入来源于内部业务部门的采购以及第三方的业务合作。

  传统的企业管理方法,遭遇现代的数字创新,最尴尬的地方就在这里。

  所以,当合作伙伴对Predix系统平台表示兴趣的时候,GEDigital的重点是如何敲定一笔短期收入,而不是长期合作。

  虽然,GE的目标是让开源的Predix平台成为工业物联网领域的安卓,但是绝大部分的应用开发都是由GE的工程师来完成的。

  但问题远不止如此

  在被称为在“大众点评公司版”的雇主评价网站glassdoor.com上,GEDigital的平均得分为2.9(满分为5分)。46%的评分者表示会把GEDigital推荐给自己的朋友,只有27%的评分者对的GEDigital的商业前景表示乐观。

  但是glassdoor.com不是一个吐槽网站。与GEDigital相比,大多我们熟悉的公司的评分都在3分以上。耐克、谷歌等公司的评分甚至会在4分以上。

  战略方向模糊、预算缩减、管理和架构混乱、工作不稳定以及糟糕的项目和产品管理是被这些在职或者离职的GEDigital员工提及最多的一些关键词。

  一位匿名在职员工在2018年1月7日给出了2分的低分,并劝告未来的求职者“应该尽量避免加入这家公司”。一位已经离职的高级顾问在1月27日给出了1分的最低评分,并留言说“CEO和他的直接下属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”。

  一位留言的前员工说,在GEDigital,唯一一个能够忍受一年而没有离开的员工就是他们的CEO。“我原来对GEDigital满怀憧憬。他们的公关和自我营销堪称是世界级的。GED(GEDigital的简称)宣称要引领数字工业革命。为什么不相信他们呢?毕竟这是GE啊。

  “但是一旦你加入GED,你就会明白这些都是烟幕弹。这里没有真正的策略,领导团队走马灯一样来来去去。这里没有一个类似首席产品官的职位,对员工没有一点尊重”。

  但这些都没有GEDigital对“体系人才”的偏好来的猛烈和触目惊心。

  一位前雇员留言说,很多工程师在这里得不到提拔。GEDigital相信自己的领导力培训体系,总是倾向于提拔GE体系内部的员工,而那些外面招聘来的工程师则多年都不会被提拔。

  “这些在GEDigital充当经理和领导的人被称为‘trainedexecutives’(被训练的领导者),他们往往有敏锐的政治洞察力,但是缺少在数字领域的技能和敏感。结果是,员工们都忙着学习‘生存技巧’,让他们的老板们开心,而不是努力工作。”

  尽管这一问题在大多数公司都是普遍存在,也是潜规则所默许。但是在GEDigital这样的部门却是致命的。


  这不仅是体制上的问题,更是文化和信仰上的问题

  1956年1月3日,在纽约州哈得逊河谷边的欧辛宁地区,GE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大学,取名克劳顿管理学院。作为现代企业的第一所企业大学,克劳顿管理学院自成立之初就立志启迪、联结和发展GE的今日精英和明日之星,迄今为止,出自GE公司跻身财富500强的CEO就多达150位以上。正因为如此,GE克劳顿也被《财富》杂志誉为“美国企业界的哈佛”。


  绝对的自信导致绝对的迷信

  在数字化转型中,解决这些文化上和体制上的问题,不是把办公室搬到硅谷,或者从互联网公司挖几个技术和管理大牛就能解决的。

  抵制数字化转型,并扼杀数字化创新的,并不总是来自外部的颠覆者,还有可能是内部的保守派。

  为了不让现在的公司扼杀创新,有的公司选择完全让数字创新部门独立,甚至孵化一个独立于公司主品牌之外的独立品牌。比如Quantas航空的Jetstar以及Telefonica公司的giffgaff。

  此时,我们祈祷,在风暴来临之前,他们能够把破掉的帆补好。毕竟,在数字化转型的奇幻漂流中,我们都是GE。

分享到: